创绿家 > 资讯 > 团队动态
团队动态

海洋卫士王淼:对于我们所热爱的事物,要伸出手做些什么

2018/11/13 14:33:18

王淼,无境深蓝潜水员海洋保护联盟(Better Blue)创始人



潜水是轻松的


在海底的岩石夹缝里,有两只螃蟹正在玩耍。其中一只螃蟹寄居在螺壳里,另一只在壳外,壳外的螃蟹伸出钳子,连续两次轻敲螺壳,像是在跟同伴打招呼。这可爱的一幕发生在今年10月的海南省加井岛海域,正在潜水的王淼注意到了,忍不住趴在一旁观看。


2018年2月在红海看到很多海豚


这不是王淼第一次着迷于海洋生物。今年2月份王淼在红海的旅游景点海豚屋潜水,那里大约生活着两三百只海豚。她回忆说:“海豚会去调戏你,你游泳它跟着你,你游快它也游快,你游慢它也游慢,它一边游泳还一边拉屎。”


30岁的王淼是无境深蓝潜水员海洋保护联盟(Better Blue)(下称“无境深蓝”)的创始人。“无境深蓝”是专门整合潜水员资源,支持潜水员参与海洋环境保护的公益项目。今年9月,王淼作为唯一中国代表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评为“地球青年卫士”,这是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


王淼从小喜欢动物,曾在青藏高原可可西里做保护藏羚羊的志愿者,毕业后又在青藏高原工作了两年。而从一个陆生人到成为海洋保护者,是潜水带来的缘分。2015年王淼开始学习潜水。第一次潜水是在菲律宾。王淼下潜了6-8米,海下是一片沙地,海草轻轻游动,一群乌龟趴在沙地上吃海草,王淼也趴在沙地上看海龟。海龟体长半米左右,与她相距不到一米,她盯了五六分钟。


王淼从小在海边长大,但为了潜水,她每年仍要专门出国两次去不同的国家。久而久之,她开始反思,为何中国有这么长的海域,却没有适合潜水的海洋环境。王淼的家乡在辽宁锦州,地处渤海湾,幼年她常去海边捡贝壳。但如今由于工业污染严重,那里海水浑浊,下去游泳后,皮肤上会覆上一层油。


不仅是家乡的海域如此,即使在国外潜水,王淼也发现海洋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差。有时她会在海底看到人类生产的垃圾:饮料罐、玻璃瓶、塑料袋、轮胎等等。这些塑料垃圾如果不幸被海底生物食用,就会造成危害。王淼遇到的最多的垃圾是渔网,几乎每次潜水都会看到。



清理海洋垃圾


2018年7月,深圳,打击海洋垃圾专长课程班


“在过去五十年内海洋已经失去了超过了50%的珊瑚礁,每年超过800万吨的塑料垃圾进入海洋,直接造成了1500万海洋生物死亡,同时超过90%以上的海洋大型鱼类被捕获食用。”王淼说。她认为,如果再不行动起来保护海洋,下一代人可能连在国外海域都看不到美丽的海底世界。


学习潜水时,王淼曾加入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此协会后来发展出一个NGO社群,专门教潜水员如何保护海洋。作为潜水员,王淼明白这个群体与海洋有很深的情感连接,在见证海洋美丽的同时,他们也在见证这个生态系统的逐渐退化。


近两年,潜水产业在中国的发展每天增速达到30%-50%,潜水员人群的主要年龄段分布在19岁到35岁,83%以上的潜水员都有大学或以上的学历。他们大多具有极强消费能力,具有很多社区资源。“如果可以把这群人充分动员起来,他们会成为海洋保育里面非常强有力的一股力量。”


2017年4月,王淼在微信公号发出招募贴《以潜水员之名保护海洋,约吗?》,文章得到很多媒体平台的转发,继而又被潜水员大规模转发,三天内就有600多人申请要加入进来。2017年6月,王淼正式成立了“无境深蓝”。一开始有人认为他们是以公益为噱头来卖潜水装备、课程等产品赚钱。志愿者听到负面评论后,做活动时便不好意思让人捐款,他们还会觉得自己搭钱出力,却还要被人质疑。而一直在公益领域从事的王淼由于以前也常听到类似质疑,并不受其影响,她通过定期对外界进行信息披露来消解它们。


“无境深蓝”成立后一年内,王淼从志愿者团队中筛选出具有社群领袖能力的人,组成了目前最核心团队。他们在30多个城市落地了180多场活动,传播量超过2000万,覆盖人数达5万多人,同时“无境深蓝”也与超过十九位的明星一起发出联合倡议,助力“塑战塑决” “清洁海洋”等挑战话题。


 2018年7月,斯里兰卡,水下鬼网缠住了若干鱼和蟹


和陆地一样,海底具有多元的生态系统,有的是草原,有的是沙地。在不同的深度也能看到不同的景象,一般来说,由于珊瑚的光合作用,只需要潜入海下18米就能看到。再往下,所有的东西都是灰蒙蒙的。


珊瑚在海底具有与热带雨林一样的生态价值。有珊瑚的地方海洋生物丰富性更大,因为珊瑚为生物提供产卵空间。2018年10月17日,王淼来到海南,打算在海南的两个岛屿观察珊瑚的生长情况,看是否具有保育价值。加井岛是一个无人岛,海底能见度比较高,有大量的完整珊瑚。王淼觉得欣喜,这大概是她在国内看到的最大的珊瑚群。但当她从海底上游时,一堆渔网挡住了她。


王淼捡拾了15斤左右废弃的渔网,渔网在上升途中缠到珊瑚,又带上来一些珊瑚。“渔网太大一团,在水里面提不起来,我们一路卷,越卷越大,后来没办法,只能割断。”那天下水的只有王淼和另一个队友。


海洋垃圾的清理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清理人必须会潜水,还要对自己的浮力有较好的把握。王淼现在的潜水级别是潜水长,次于潜水教练和助教。她已经潜水140多瓶(在潜水圈里,以使用的氧气瓶数来计量潜水次数),最深到过海下38米处。


去年7月份,王淼在斯里兰卡潜水时,在距离海面五米的地方发现一张大约300平方米的完整渔网。潜水员在海底时无法言语沟通,王淼和四个同伴各自站在渔网一角,远远通过比手势交流。但弄了很久,渔网都拿不起来。王淼感到背后似乎被什么东西挂住,这才发现装备被渔网缠住了。她赶紧敲打机瓶求救。渔网被拉出水面后,因失去水的浮力而更加沉重,上面还缠着很多鱼蟹,但大多已经死了。



海洋保护与每个人相关


2018年1月,在菲律宾薄荷潜水


对王淼来说,清理海底垃圾只是“无境深蓝”在做的一部分工作,最重要的还是通过对海洋保育知识的传播,让更多人加入到潜水运动,认识到自身与海洋的关系,主动保护海洋。


今年4月,“无境深蓝”与全球的一个在海洋领域从事了25年的非政府组织Project  AWARE签约,成为了他们在大中华区的代表和顾问机构。在Project AWARE的影响下,“无境深蓝”得以更深入地触及全球超过180个国家的潜水员社区,去动员大家参与活动。


2018年,“无境深蓝”拿到了阿拉善SEE基金会创绿家项目的12万元资助,将用于支付员工工资,以使得项目的各项活动能更好的开展。王淼目前希望通过三个路径去打造一个针对潜水圈和潜水产业的生态友好环保体系。


第一是建立高校海洋保护联盟,鼓励更多大学生参与到潜水运动,同时通过定向的资助和培养,让他们在毕业之后能够进入海洋保育行业工作。第二是通过生活方式倡导来普及海洋保护知识,建立普通人与海洋的连接。王淼希望每年在全国做200场关于海洋保护的活动,有针对潜水员保卫海洋的专场课程,也有公众教育倡导以及场景营销。比如,她打算在咖啡店进行海洋垃圾议题的讨论,将咖啡店会产生的垃圾与海洋保护结合起来,根据消费场景帮助咖啡店选择用什么产品去替换不环保的产品,像吸管、杯子等产品。第三是将海洋保育的服务指标放进潜水员的行业标准里面。对潜水社群和潜水俱乐部进行孵化和升级。


如今王淼认同自己已经是一名海洋卫士,她认为“无境深蓝”不是在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做什么,而是为自己。“对于我们所热爱的事物,不能仅仅停留在观望的地步,要伸出手并做些什么。”





王淼创建的无境深蓝潜水员海洋保护联盟(Better Blue)是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SEE基金120,000元资金资助。


“创绿家资助计划”致力于发掘和支持有组织化意愿的初创期环保公益团队,尤其是那些对环境社会问题具有强烈的使命驱动力和专注度的团队,以使更多优秀环保组织出现,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


从2012年启动至2018年8月,共资助了277个初创期环保公益组织,资助总额超过2700万元。这些“创绿家”们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和地区,活跃于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环境教育、垃圾减量等多个环保相关议题。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