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绿家 > 资讯 > 团队动态
团队动态

周海燕:留住白鹤

2018/12/17 15:01:50

周海燕,“留住白鹤”行动组发起人


11 底,因北方气温偏高,编号 S24 的环志白鹤还踟蹰在黄河三角洲地区,而去年的这一天,正是周海燕和 S24 在刚刚成立的五星白鹤保护小区相遇的日子。

 

那时,周海燕和伙伴们费时7个月、耗资130万,从农户手中“抢救性”保住的498 亩的藕田迎来了大批南迁的白鹤。千鹤漫舞的盛景,吸引了全球近二十个国家观鸟、摄影人士和相关专业学者的目光。连做了一辈子野生动物保护的湿地国际中国项目办主任陈克林都觉得惊讶,居然能在小小的藕田中见到千鹤共舞的场景,盛赞“这是全世界离白鹤最近的地方,没有之一。”


周海燕/摄


走在田埂上,看着上千只白鹤在不远处觅食嬉戏,周海燕和伙伴们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去年底,周海燕发现了在这里“喜结良缘”的S24,这更加坚定了她要把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坚持做下去的决心。白鹤归来的喜悦暂时冲淡了沉重的资金压力和纷杂质疑带来的委屈。



人与白鹤的困境


从 2013 年秋天开始,周海燕每年秋天都会和其他摄影师们相约到鄱阳湖拍摄冬候鸟,白鹤无疑是冬候鸟中的明星。白鹤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极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球仅有 3600 只左右,其中 98% 的白鹤在江西鄱阳湖越冬。对周海燕等生态该摄影师来说,每年的候鸟季宛如一场年度盛会。

 

2016 年 11 月25日,周海燕和其他摄影师们如往年一样扛着“大炮”巡湖。循着天空一队白鹤,他们偶然发现了白鹤们的“新家”——鄱阳湖畔五星垦殖场的一片藕田。走到近处一看,或高空飞翔、或低空降落、或埋头啄食、或仰脖唳鸣的近2000只白鹤深深震撼了现场的摄影师们。近二十年的记者经历让周海燕心生疑虑:为什么白鹤会“移居”农田?


周海燕/摄


为了弄清情况,周海燕前往江西省科学院和江西省生态文明研究会查阅了大量的数据资料,专家们介绍, 2008 年南方冰灾令鄱阳湖生态遭受重创,此后连续几年交替出现的冬汛和夏汛使得鄱阳湖内鹤类传统食物——沉水植物冬芽的种群数量急剧减少。湖内缺少食物,候鸟们只能飞往附近的农田觅食。

 

五星垦殖场这片近2000亩的藕田,从2012年首次发现30只白鹤和近200只灰鹤在此啄食莲藕,至2016年藕田内白鹤种群扩大到近2000只,已经连续六年吸引了白鹤在此觅食越冬。白鹤们在这里找到延续种群的生存空间,但远道而来的安徽藕农却因此蒙受了“灾难性”的损失,2016年冬,近2000亩藕田绝产。当年底,安徽藕农决定退回这片藕田,而新接手的承租户决定改种水稻。


周海燕/摄


面对 “人鸟争食”矛盾,摄影师们心急如焚。湖内已经缺少食物,藕田如果再遭改种,白鹤种群即将再次陷入险境。经多次向政府和相关部门反映无果后,摄影师中有人提议:是不是我们把这块地先“抢下来”再说?!

 

2017年元月,有生态摄影师在“鄱阳湖五星白鹤天堂群”发起“留住白鹤”倡议,提议大家众筹租下这片藕田,继续种植莲藕,供白鹤和小天鹅等候鸟食用。

 

倡议一发出,生态摄影师群体有近百人积极响应,“原江西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叶学龄还直接派人送来5万元现金”。虽然没有任何农作经验,也没有充足的筹备时间,但一看到嘶鸣着向亲鸟索要食物的幼鹤,周海燕还是咬牙接受了众人的托付,成为了“留住白鹤行动”的牵头人。


当问起周海燕是什么原因促使她放弃原本惬意的生活甘愿变成一身泥水的“藕农”时,她淡淡的答道:就是不忍心吧,这些幼鹤来到江西的时候出生不过才120来天。



留住白鹤


2017年4月24日,在省市野保局领导的参与下,经过三轮谈判,土地租赁合同终于签定下来。拿着签好的合同,周海燕却发现身旁的“战友”已走了大半。由于前期与各部门沟通以及谈判时间过长,之前很多有意向参与众筹的摄影师们热情渐渐降低,当合同签订下来时,很多人都已经退群或者在畏难情绪下直接提出不再参与了。“没办法,已经被推到了最前面,既然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周海燕/摄


合同签订后,周海燕发现,原来的藕农因已经决定放弃继续种植莲藕,另外几千亩藕田的莲藕也早在春节前就卖的所剩无几,技术工人也已回到老家安徽。四月下旬,南昌的天气已经热了起来,莲藕的最佳栽种时间已过去半个月,周海燕和志愿者们四处收购藕种但一直没有收获。直到五月初,他们才辗转收集到 15万斤藕种。

 

之后的二十多天,周海燕几乎扎在了五星垦殖场,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赶在工人之前到达藕田,晚上跟着工人一起收工再驱车40多公里回到南昌市区,“有太多事情需要盯着了。”为了把控藕种质量,周海燕有时候还会穿上水裤跟着藕农一起分拣藕种。初夏的阳光直直地射向藕塘,上有酷日暴晒、下有水汽蒸腾,穿着厚厚的水库在淤泥里艰难的行走,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泥水。周海燕说:“为了能对得住大家的托付,我必须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周海燕/摄


20多天下来,周海燕和伙伴们清理出了 500 米长送藕的水沟、加宽了3400米的田埂、建了水位控制系统、栽种了15万斤藕种。周边的农户们一改之前的异样目光,这群“从城里来种藕给白鹤吃的疯子”,原来居然能够这么踏踏实实的做农事,对周海燕的评价更是“乡下女人都不愿做的农活她都能做得下来”。

 

接下筹建白鹤保护小区这件事之前,周海燕从没想过有这么多麻烦事要处理,“本以为只是在白鹤到来的那几个月做做管理就好”,没想到一做基本就是一整年。周海燕无奈地笑笑,自称是个“误入歧途的生态摄影师”。




从 2013 年开始,周海燕扛着大炮去过非洲、到过美洲,冬季去新疆拍摄雾凇天鹅、夏季在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但自从接下白鹤小区的事,拍鸟就被藕田勘察、设计、监工替代了。


决定做这个白鹤保护小区之前,身边很多朋友都曾给过周海燕善意的忠告,劝她不要“惹这个麻烦”。在政策未覆盖之前,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政府等多方都没什么动作,“如果不做还没事,一旦做了,做不好就会被人看笑话”。去年10月底,首批白鹤还没降落保护小区之前,微信群内就有人说风凉话:“要是白鹤不来,周海燕就是千古罪人!”

 

去年 11 月 14 日清早,住在藕田边的农户给周海燕打来电话:“周会长,白鹤回来了,白鹤落下来了!”

 

接电话时,周海燕说几乎听得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几个月来的辛劳、焦虑、压力一下子散去了。她第一时间开车赶到白鹤藕田,当远远地看到白鹤一家三口在摄影棚附近低头啄食莲藕时,周海燕禁不住哭出了声。

 

“留住白鹤”行动宣告成功,她们靠自己的力量保住了这片白鹤食塘。



在质疑声中继续


周海燕和伙伴们才刚刚品尝白鹤如期归来的喜悦,与白鹤一同到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质疑:不是搞公益吗?搞公益为什么要向拍摄者收费?没有利益谁愿意风里来雨里去的做农民?众筹是否涉嫌非法集资?


周海燕/摄


即便付出了各种努力,仍不断面临各种不理解的质疑声甚至是诋毁。自然保护创新的路上注定不是一帆风顺。周海燕说,来自合作机构的信任和支持化解了我和伙伴们心中无尽的委屈。现在我们会对误信谎言的人心平气和的介绍五星白鹤保护小区的由来,尽量地向公众解释农民此前承受的损失、白鹤的生存危机以及大家做这件事的过程。



周海燕/摄


今年年初,资金压力再次到来。每年租地种藕巡护管理的100多万费用光靠收取的拍摄费杯水车薪,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个无底洞,坚持不下去了。周海燕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一咬牙,她决定把自己一套老房子的拆迁款全部投进去。面对同伴们不安的眼神,周海燕说,“我们多坚持一年,就多了365天推动政策改变的机会”。她坦言如果没有政府的力量,自己就算倾家荡产也无法让五星白鹤保护小区永久的保存下去。为了这些被她视为孩子的白鹤,周海燕想再坚持一下,目前江西省委省政府对生态保护越来越重视,“白鹤一定能等到政策覆盖的那一天”。


周海燕/摄


今年,周海燕和伙伴们特意去湖北采购了一大批优质藕种,还对保护小区围栏和大门进行了完善。六月份,“留住白鹤”行动组成功申请为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 SEE 基金会二十万元的资金资助。周海燕用这笔钱付清了地租和藕种欠款。

 

周海燕和伙伴们的坚定迎来了诸多支持。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日报、中国新闻、江西卫视、江西日报、腾讯新闻、新浪新闻、凤凰卫视等多家媒体纷纷发表了正面宣传报道,肯定了留住白鹤行动组在白鹤种群面对食物短缺的紧要关头挺身而出,为政府分忧、为白鹤解难这一充满了正能量的公益行为。一些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也纷纷赞扬留住白鹤行动组为白鹤建造了一个安全温暖的爱心食塘。中国科学院、北京林业大学等国内七所科研院所将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列为科研基地。


周海燕/摄


进入12月,附近工地轰鸣的挖掘机和隔壁芡实塘作业船只的巨大声响令白鹤绕道而行,久久不敢降落。周海燕焦急地四处反映协商,希望对方能停工几天,等白鹤落下来适应以后再开工。

 

今年10月中旬,其他环志白鹤都陆续回到境内,只有S24还是迟迟没有消息。10月19日,国家环志中心江红星教授把自己对S24可能遭遇不测的担忧告诉了周海燕,周海燕连呼不可能、不可能。今年春天,因为S24返程回到莫莫格国家级保护区过境,周海燕和吉林的摄影师潘晟昱成为了未曾谋面的好朋友,潘老师接力观察S24夫妻,老潘笃定的告诉周海燕,S24非常聪明,而且前往俄罗斯的时候体格非常健硕,绝不可能遭遇不测。这么晚回来,或许是S24有了小崽,所以当误了些时间。整整半个月后,终于传来了S24到达中俄边境的好消息。尽管没有迹象表明回来的是三口之家,但周海燕说,“没关系呀,只要它们夫妻平安回来就好。” “说不定明年或者后年, S24就带着孩子回来了呢!”





由周海燕发起的“留住白鹤”行动组是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SEE基金会200,000元资金资助。


“创绿家资助计划”致力于发掘和支持有组织化意愿的初创期环保公益团队,尤其是那些对环境社会问题具有强烈的使命驱动力和专注度的团队,以使更多优秀环保组织出现,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


从2012年启动至2018年8月,共资助了277个初创期环保公益组织,资助总额超过2700万元。这些“创绿家”们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和地区,活跃于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环境教育、垃圾减量等多个环保相关议题。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