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绿家 > 资讯 > 团队动态
团队动态

更求罗周:重拾草原精神,重建社区共同体

2019/2/20 16:36:34

“根尼白宫”的正墙上,挂着三个物件:一块盖满了大红手印的布,那是参与建房的村民留下的,是社区的凝聚力最直接质朴的见证;一块红底白字的横幅,写的是“学习十九大精神与生态环保常识”,那是社区做生态保护的大环境的保障;一块写着“玉树澜沧江古村落生活体验区”的匾额是玉树当地相关政府部门赠予的,是对那索尼村文化根基的肯定。


图/缪芸

其他围满了四周墙壁的,是囊格谐和环境保育志愿服务团队这几年开展活动的影像见证。

2015年,更求罗周组建了这个志愿者团队,从最初的3个朋友开始,现在团队有138户,500多名成员,开展了野生动物巡护及监测、森林管护、神山圣湖与水源保护、垃圾清理活动、传统文化保护等方面的工作。

曾有一个藏族朋友说,很多人会去谈论外来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影响有多么巨大,但他喜欢“冲击”这个词,因为他认为这让人有一种负面的、消极的、被动的感觉。所以,她更愿意去看到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与融合。

而在玉树觉拉乡的那索尼村,我们便亲身体验到当地主动思辨、学习和行动的过程。他们重拾草原精神,以一种新的方式应对变化,最终完成对社区共同体的重建。


重建文化的根


那索尼村有莲花生大师闭关三年的修持圣地。三处古城堡和六个古村落遗址中,有些可以追溯到1200年以前的囊谦王时代。

文化史梳理是团队需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拜访老人,收集城堡的历史、传说故事、传统的习俗,等等。积累得越多,大家越发现,原来有这么多自己以前不知道的故事。他们不仅把这些故事整理、记录下来,还把古时的烽火台等一些遗址标识出来。大家还向本藏医学习一些药材知识,从不一样的角度去认识那些平日里自以为很熟悉的花花草草。

正是以此为基础对文化的传承,才为重建社区共同体提供了契机。而“根尼白宫”的修建就是最为显著的体现。

“根尼白宫”是一座有800多年历史的宫殿,虽然建筑已经不存在,对当地人而言,仍是一种文化的象征。在更求罗周的提议下,2017年,大家在原有遗址旁重建宫殿。

工程原本是可以包工包料的,但大家讨论,如果自己在体力、精神、情感、等层面都没有什么付出,怎么能理解其内在精神价值并传达给后人呢?最后大家集体决定要在这一件事情上亲力亲为。

从4月6日到8月18日,大家自带伙食和工具,138户成员,分成了6个小组,每组34个人,每三天一组。在当地有丰富夯墙经验的周登老师亲自指导大家。老人家80多岁了,却参与了整个施工过程。教大家怎么夯墙、怎么唱夯墙号子,歌词的内容与心里动念如何配合,如何做到心手合一。

伴着旋律,大家动作和谐整齐。不时有人开两句玩笑,欢声笑语的现场,把本来枯燥的劳动变成了一次聚会和交流。

由于当地人不愿意因为修建而破坏本地的生态环境,所以房屋地基的石头是从外面购买、搬运过来的。房梁的柱子也是每家每户自愿提供的。按照传统的做法,建房所用的土壤里要掺入牦牛奶,大家又自发带来自家牦牛的奶。



 更求罗周在介绍外面买来的石头  图/缪芸

8月18日,“根尼白宫”的修建工作完成了。煨桑仪式是表达对神灵的敬重和对未来的许愿,喜悦则是以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来传达。

去年,曾经参与修建房子的人,有几位去世了。收集故事时拜访过的老人,也有人不在了。可总有一些东西,留了下来。

房梁上的每根柱子都刻有它所属人家的名字,参与的人还在一块布上留下了自己的手印。整个房子承载着歌声、笑声以及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
 
图/缪芸

罗求更周写道:“在整个建立的过程中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探讨我们的祖先、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草原,以及当下乡村破碎化的问题。在这一过程中,大家的凝聚力和生命的共同体越来越强。我们不但没有劳累情绪,每天都充满着激情和喜悦。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得到的远比我们付出的多,得到了很多的教育,回归了我们内心的根,提升了生态和文化的自信和尊严。”

修建的整个过程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劳作过程,更是学习和感受的过程,一个重建和传承社区共同体的过程。罗求更珠期待把这里建设成为一个社区学习中心,不仅是过去记忆的象征,更是塑造未来的一个开始。


国家政策、科学技术与生态保护

生态保护是团队的另一项重要活动。

捡垃圾的源起是2015年的转山活动。2015年是神山觉拉“乃根玛”的本命年,藏区的信徒相信,那一年转山会积累更大的功德。大量信徒来朝拜,让转山路上堆满了生活垃圾,河流也因此遭到极大的污染。

更求罗周问大家,你们想不想做环境保护,有没有这个愿望?大家的回复是肯定的。当地人形容,那索尼村是在觉拉神山的怀抱里,他们不愿意看到神山受到破坏:“神山对我们而言太重要了!”

经过几天的奋战,18辆车,清理了多年沉积下来的垃圾。之后捡垃圾便成了团队的一个常规项目。



除了传统文化,国家的政策及一些科学手段的运用也是团队不断学习的。生态文明、乡村振兴、十九大重要精神等内容经常被更求罗珠提及。

我问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方面,他说,国家的政策法律,我们应该要知道。团队还在中国政法大学,青海省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等机构的支持下,共同学习法律知识,学习野生动物的监控。






文化的对外展现

对外展现家乡文化,开展生态旅游,是那索尼村的另一项实践。

2017年,第一届澜沧江源那索尼游牧乡村生态文化节在村里举办。三天的时间,有与宗教有关的煨桑仪式,有搬石头之类的传统游戏。大家穿上色彩鲜艳的衣服,隆重地过一次节。歌舞演起来,游戏玩起来,欢愉溢出来。

僧人们介绍一些传统文化知识。外来的机构带来社区发展的理念和实践,与村民一起讨论、一起学习。小孩子则在玩耍中接触和体验自己的文化,对家乡有了更多的认知。


 
组织一次这样的生态文化节,更求罗周可谓一刻都不得闲。除了邀请嘉宾,与村民沟通如何为客人提供吃住服务外,还得操心如何做出特色,做出品牌,做出可持续的发展。

2018年的第二届生态旅游文化节原计划是8月15号开始。但村民说他们25号才能从夏牧场回到村子,故希望改期。于是,活动便延迟到25号再开始。从中可以看出,村民的参与意愿,是更求罗周做事最大的动力。

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的会长扎西多杰说,游牧乡村这些年来,是分散的、原子化的。但我们都知道,没有什么地方是封闭而孤立的。就像那索尼村,向内看,也向外学习、成长,从而营造自己的共同体,做自己土地上的主人。


*文中图除署名外,均由囊格谐和环境保育志愿服务团队提供


缪芸,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人类学硕士、博士毕业。熟悉社区发展项目。以经理、顾问、志愿者等身份,参与过多家NGO的工作。从事过媒体工作。参与过多本图书的编辑及撰写,多篇文章发表于报刊及杂志。





由更求罗周组建的囊格谐和环境保育志愿服务团队是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SEE基金会36,000元资金资助。

“创绿家资助计划”致力于发掘和支持有组织化意愿的初创期环保公益团队,尤其是那些对环境社会问题具有强烈的使命驱动力和专注度的团队,以使更多优秀环保组织出现,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

从2012年启动至2018年8月,共资助了277个初创期环保公益组织,资助总额超过2700万元。这些“创绿家”们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和地区,活跃于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环境教育、垃圾减量等多个环保相关议题。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