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绿家 > 资讯 > 团队动态
团队动态

林志龙:开启一场无痛的“减塑”革命

2018/12/17 14:11:16

林志龙,社会企业“青瓢”创始人

“很多人并非不环保,只是觉得不方便。”在台北超级马拉松的补给站点,林志龙和“青瓢”团队的伙伴们正将大瓶饮用水分装到一个个可回收饮料杯中。尽管主办方鼓励参赛者自带水杯,但“肯定很多人都不记得带,而且太麻烦了。”“青瓢”所要做的,就是帮大家省掉这些麻烦,让环保变得易得易行。

 

据赛后统计,通过用可回收环保杯替换掉补给站提供的一次性纸杯,青瓢为这场活动减少了近 20,000 个一次性纸杯的使用。看到这个数字,林志龙有些震惊,也更坚定了自己创立“青瓢”之初的信念:通过推广环保餐具饮具的租赁服务,让更多人方便地参与到“减塑”实践中。

“青瓢”诞生于2016年,是林志龙和两个好朋友在台北创立的环保社创企业。从2017年的那场马拉松开始,截至目前“青瓢”已经参与了包括康健乐活节、台北超级马拉松、台湾好基金会X神农计划等在内的 150 多场活动;各种音乐节、艺术祭、高校游园会等活动,也是“青瓢”的战场:活动人数越多,越容易产生大量的废弃垃圾。“让可回收改变这一切吧!”

 

林志龙估算,仅是“青瓢”主导减塑的合作项目,就已累计省下 6 万个一次性纸/塑料杯,其高度累积起来等同 12 座 101 大楼。



不愿看见的真相


林志龙对环境议题的关注,最早源于大二时看的一部纪录片《不愿看见的真相》。它改编自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的同名书籍,以诸多严峻的事实提醒人类:只有10年的时间挽救全球变暖的危机。


从小在城市长大,林志龙早已习惯了一次性塑料用品带来的便捷。看到这部纪录片的时候,他才将这些看似遥远的危机和灾难和自己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也意识到了环境问题的重要性。就像是打开了一个窗口,林志龙变得越来越关注环境相关的新闻,也更深刻地意识到人类行为对整个地球产生的影响。


环保意识的萌芽是悄然且迅速的,但真正想做些什么却很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林志龙都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但没有什么结果。他还一度怀疑自己学习机械专业的意义,“机器给生活带来便利,却不可避免地产生污染”。


在大学里,林志龙尝试过制造一种便于携带的环保杯,也有想过从事新能源方向的研究。但是随着毕业临近,这些想法最终不了了之。对于如何解决饮料杯问题的疑惑,被藏到了兵役、就业、发展等现实考量的背后。


环保实践的念头再次被唤醒,是2015 年底参加完巴黎气候大会之后。当时,林志龙跟着公益组织自然之友的同事去法国分享“低碳家庭”项目的经验。在会场上,他发现所有的商家都使用统一的塑料杯,如果没有自备环保杯则需要花 1 欧元租借杯子,之后可以在会场内任一家店铺退还杯子并取回押金。


林志龙进一步研究后发现,这套租赁模式的践行者是法国社会企业 ECOCUP,从2005开始,他们在欧洲及北美的各种节庆活动上提供这种环保杯租赁服务,各大音乐季、大型会议、运动赛事等活动上,都能看到带有 ECOCUP 字样的环保杯。


这个做法给了林志龙很大的启发,也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他持续近十年的疑惑,如果这种租借杯子的模式能够运用到台湾奶茶店,那么一次性饮料杯带来的环境问题就能得到有效的缓解。


回国之后,林志龙在“低碳家庭”项目中的工作也即将结束,再次面临前途选择的他决定尝试用行动做出改变。2016 年 4 月,林志龙辞去在北京的工作,回到台北,和两个好友一起商量创立公司的事情。半年之后,在一次杂志品牌日活动上,“青瓢”正式面世。



回收,还是重复使用?


从小学开始,林志龙就被教导要做好垃圾分类,便于回收。在他的印象中,这样似乎就没问题了,“回收”似乎就是一次性垃圾命运的终点。


观看纪录片《塑料王国》时,林志龙跟随导演王久良的镜头展开了一场塑料垃圾追踪。和导演一样,他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产生的垃圾去了哪里。而且这个问题甚至不足以成为问题,“它从来就没有进入过我的脑海”。


相比于大陆,台湾的垃圾回收做的很好。根据行政院环保署统计,截至 2017 年 10 月底,台湾的垃圾回收率高达 60.34%;环保署回收基金管理委员会官员也曾指出,台湾的塑料瓶回收比例高达95%,在全球名列前茅。


但回收之后,这些垃圾去了哪里?后期处理的过程,是否真的环保?林志龙研究发现,回收之后塑料杯还面临着复杂的后期处理问题,这个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为了降低处理成本,很多回收物品还未经过处理就被扔进了焚烧炉。从结果上来看,“回收率高并不代表产生的污染就会降低。”


因此,相比于“限塑”和“回收”,林志龙和团队成员更看重的是“重复使用”。



2016 年 11 月,“青瓢”迎来了第一次对外活动。在康健杂志主办的康健乐活节上,团队在摊位中摆出了 2000 个带有青瓢标准的塑料杯,以 50 台币的押金向参加活动的人开放租赁。创新的模式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林志龙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杯子可不卖吗?”在后来一年的活动中,这个问题一直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但团队成员都会给出一个坚定的答复,“只借不卖”。


“青瓢”采用租赁模式,目的就在于通过重复使用来降低塑料杯的数量,从源头上减少垃圾的产生。如果大家将杯子买回家但下次出门不记得随身携带,问题并不会有所改变。就像团队另一位创始人朱怡铮所说,大部分人并不是不环保,只是觉得自备环保杯不方便。


针对这一点,“青瓢”希望通过提供杯子、回收清洁、再次发放的一系列服务,将较为麻烦的“重复使用”环节从民众手中承接过来。但是后期处理的成本并不低,谁来为它买单是“青瓢”团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目前,“青瓢”环保杯使用的是PP食品级塑胶材质,可耐高温120度。杯子回收后交由专业的的餐具清洗厂,经由高温浸泡,清洗、干热等流程,确保杯子符合卫生要求,再租给下一个使用者。项目筹备初期,林志龙估算平均一个“青瓢”环保杯的成本大约是 6 毛钱,和当时的市场价格 2 毛钱相差不大,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但几次实践下来,他发现如果再加上人力成本,杯子的价格必须提升到 1 块钱。


在最开始的一年,项目活动都是以营销推广为主,这些成本都需要自己承担。为了降低成本,另一位创始人提出使用更加便宜但环保性稍差的材质,为此林志龙还和他发生了争执。但他明白,作为一家公司,“青瓢”必须找到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必须找到为它买单的人。


成立两年,“青瓢”和多家活动主办方合作,践行环保理念的企业成为了租赁成本的承担者。



一场无痛的“减塑”革命


对林志龙来说,“青瓢”的第一次活动其实是一次非常挫败的经历。通过活动主办方了解到,康健乐活节将是一个万人的大型活动,保守估计之下团队准备了 2000 个杯子用于租赁。但最后的结果是,只租出去 200 多个杯子,占总量的十分之一。



活动之后,团队成员们反思到,建立单独的租借站并不符合使用者的习惯,对大家来说,杯子里的饮品才是刚需。“先来我们这里租借杯子,再去其他摊位买饮料,当然会嫌麻烦。”在后来的活动中,“青瓢”尝试与卖饮料的商家直接合作,直接由他们向顾客征收押金,并接受退还。


就像另一位创始人说的,“很多人并非不环保,只是觉得不方便”,林志龙希望能尽可能地降低门槛,只有顺应消费者的习惯,才能更好地推进实践。


目前,“青瓢”的主阵地是游园会、路跑、世大运等活动赛事现场。他们参考法国的 reCUP、Ecocup、日本环保餐具推广联盟等海外减塑团队的经验后,认为有限定范围的活动中,比较容易集中回收杯子,因此发展出进驻各大活动的环保杯租赁模式。


但长远来看,“青瓢”的目标并不局限于此。林志龙希望这种环保杯租赁模式能够拓展到街头巷尾的饮料店,环保行动可以渗透到普通人的生活当中。




今年,“青瓢”计划将阿拉善 SEE 基金会创绿家项目的资金支持用于小琉球岛的可回收饮料杯投放,这也是租赁服务范围的进一步拓展。


在林志龙眼中,位于外岛的小琉球是一个理想的实验地点,”地区相对封闭,较易回收杯具,商家规模也相对小,可能因此较愿意配合使用环保容器“。目前,“青瓢”正与环保团体“海涌工作室”在这里筹划一项“日常租借”计划,让租借不再只限于大型活动,也能突破时间、空间限制。


林志龙打算从岛上民宿入手,鼓励入住者租用环保杯,并随身携带,在岛上各点打卡。和当地商家合作,向顾客提供环保杯盛装的选择,也是为了增加租借落地的可能性。


创立之初,林志龙为公司定下标语,“体验青瓢,成为解决问题的一份子”。他希望通过好的服务,让更多地人更加容易地参与实践,推动一场无痛的“减塑”革命。





由林志龙创建的“青瓢”是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SEE基金会100,000元资金资助。


“创绿家资助计划”致力于发掘和支持有组织化意愿的初创期环保公益团队,尤其是那些对环境社会问题具有强烈的使命驱动力和专注度的团队,以使更多优秀环保组织出现,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


从2012年启动至2018年8月,共资助了277个初创期环保公益组织,资助总额超过2700万元。这些“创绿家”们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和地区,活跃于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环境教育、垃圾减量等多个环保相关议题。




-The End-